您当前的位置: 北方商务网 > 资讯 > 正文
北方商务网-移动版 首页

高海涛风水算命大师童年经历:慧根可能是说不清的机缘

时间:2021-12-23 10:33  阅读:1
分享到:

未标题-1.jpg

1982年9月26日午时,我出生在黑龙江省龙江县景星镇的一个普通家庭,后来家人为我取名为高海涛。回顾童年的成长经历,我和普通的孩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,零散的记忆与如今我成为九九归一之人,以及为 帮助更多人而创立的“聚仙观”似乎没有特别的联系,但是命运有时候就是神奇到让人无法解释。

童年的记忆中有很多的趣事。我记得小时候我经常被景星一小的蜜蜂蜇到,还有我酷爱穿水鞋,因为水鞋很亮很像皮鞋。和其他孩子不同的是我的童年记忆中多是爷爷与奶奶,因为我的爸爸妈妈在我八岁的时候就离婚了。虽然我被判给了爸爸,但是我和他的相处时间几乎是零,记忆中多是爷爷奶奶的呵护。

我的奶奶是一名小学老师,爷爷是面包厂职工。还记得爷爷每次骑车载着我和奶奶,一次我在门口和我大舅家哥哥玩,结果被铁门下面的铁片把大手指划伤,至今伤疤犹在,清晰记得当时是奶奶背着我跑去医院缝针包扎。

记忆中我懂事比较晚,记得爸妈离婚我是坐在一个二八自行车后面,妈妈一边推着车一边哭,告诉我他们离婚了。虽然我当时并不知道离婚是什么,但是也跟着妈妈一直哭。后来,妈妈为了来看我去了几次奶奶家,但是奶奶他们不让我妈看我,甚至因为这个事情动过几次手,我很害怕。

奶奶从来都是说我妈不好,但是不说自己儿子不好。成年后的我才慢慢明白奶奶这是护孩子,但奶奶这种行为让当时年幼的我误以为我的妈妈有多么的坏。于是每次妈妈来看我,我都不会理他,还骂她,因为当时的依靠只有奶奶。小时候我很喜欢对着星空发呆,思绪随着无垠的星空飘得很远,思考我到底是谁,天地之间我的存在有怎样的意义,我慧根可能也是这期间无形之中种下的吧。

除了父母的缺失外,我的童年记忆中也有很多其他的陪伴者,有一次我记得隔壁邻居带我去苗圃看松鼠,当时没有告诉奶奶,结果回来以后很惨被罚跪。记得老姑每次回来都带很多的糖果,还有陪我一起长大的老叔。我和老叔相差10岁,记得那个时候镇里有钱的人家会用气枪打鸟。有一次老叔捡回来一只鸟烤了,他给我两个腿,他吃的骨头。也记得当时我生气他说我没妈,我哭着跑了,他去找我。

未标题-1.jpg

大姑姑家距离我奶家很近很近,我经常去她家玩,印象深刻她家有一棵很大的樱桃树。大姑人特别好,我弟弟比我小四岁,我经常给他出馊主意让他去管我奶奶要钱,然后我们两个一起买各种吃的。当时的一个烧饼一毛钱,超级好吃。还有泡泡糖,跳跳糖等很多想不起名字的零食,大概都是人工色素合成的一些食品,却是童年中的一些难忘的美味。

说到吃的,我最高兴的是每年过年,这大概和很多小孩子一样。因为过年时候全家人都回来了,放鞭炮,还能吃一种大大的粘牙的糖。然后奶奶经常在火炉里面给我烤土豆,地瓜,还有鸡蛋,都特别的好吃。

当时唯一在城里的就是大爷了,大爷家有个女孩,比我小。因为从小娇生惯养,导致现在的脾气都特别大。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我们搬到了龙江县,当时我记得我是插班生,班级同学总是欺负我。这简直是一段灰暗的历史,没有人给我撑腰不说,然后每次受到欺负奶奶还得给我一顿骂,年幼无助的我后来慢慢养成了自己躲在洗手间哭的习惯,一直到上了初中才结束这种经历。

童年的时光转瞬即逝,如今回忆起这一切觉得仿佛还是历历在目。童年发生的这一切虽然看上去简单而平凡,但是我坚信出现在我生命中的每个人和每件事都是有意义的,是他们给予了我思考和成长,也造就了今天我在易理方面的成就。

来源: 互联网 责任编辑:TF002C
免责声明:
  • 注明“来源:北方商务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北方商务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北方商务网";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北方商务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:

高海涛风水算命大师童年经历:慧根可能是说不清的机缘

未标题-1.jpg

1982年9月26日午时,我出生在黑龙江省龙江县景星镇的一个普通家庭,后来家人为我取名为高海涛。回顾童年的成长经历,我和普通的孩子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,零散的记忆与如今我成为九九归一之人,以及为 帮助更多人而创立的“聚仙观”似乎没有特别的联系,但是命运有时候就是神奇到让人无法解释。

童年的记忆中有很多的趣事。我记得小时候我经常被景星一小的蜜蜂蜇到,还有我酷爱穿水鞋,因为水鞋很亮很像皮鞋。和其他孩子不同的是我的童年记忆中多是爷爷与奶奶,因为我的爸爸妈妈在我八岁的时候就离婚了。虽然我被判给了爸爸,但是我和他的相处时间几乎是零,记忆中多是爷爷奶奶的呵护。

我的奶奶是一名小学老师,爷爷是面包厂职工。还记得爷爷每次骑车载着我和奶奶,一次我在门口和我大舅家哥哥玩,结果被铁门下面的铁片把大手指划伤,至今伤疤犹在,清晰记得当时是奶奶背着我跑去医院缝针包扎。

记忆中我懂事比较晚,记得爸妈离婚我是坐在一个二八自行车后面,妈妈一边推着车一边哭,告诉我他们离婚了。虽然我当时并不知道离婚是什么,但是也跟着妈妈一直哭。后来,妈妈为了来看我去了几次奶奶家,但是奶奶他们不让我妈看我,甚至因为这个事情动过几次手,我很害怕。

奶奶从来都是说我妈不好,但是不说自己儿子不好。成年后的我才慢慢明白奶奶这是护孩子,但奶奶这种行为让当时年幼的我误以为我的妈妈有多么的坏。于是每次妈妈来看我,我都不会理他,还骂她,因为当时的依靠只有奶奶。小时候我很喜欢对着星空发呆,思绪随着无垠的星空飘得很远,思考我到底是谁,天地之间我的存在有怎样的意义,我慧根可能也是这期间无形之中种下的吧。

除了父母的缺失外,我的童年记忆中也有很多其他的陪伴者,有一次我记得隔壁邻居带我去苗圃看松鼠,当时没有告诉奶奶,结果回来以后很惨被罚跪。记得老姑每次回来都带很多的糖果,还有陪我一起长大的老叔。我和老叔相差10岁,记得那个时候镇里有钱的人家会用气枪打鸟。有一次老叔捡回来一只鸟烤了,他给我两个腿,他吃的骨头。也记得当时我生气他说我没妈,我哭着跑了,他去找我。

未标题-1.jpg

大姑姑家距离我奶家很近很近,我经常去她家玩,印象深刻她家有一棵很大的樱桃树。大姑人特别好,我弟弟比我小四岁,我经常给他出馊主意让他去管我奶奶要钱,然后我们两个一起买各种吃的。当时的一个烧饼一毛钱,超级好吃。还有泡泡糖,跳跳糖等很多想不起名字的零食,大概都是人工色素合成的一些食品,却是童年中的一些难忘的美味。

说到吃的,我最高兴的是每年过年,这大概和很多小孩子一样。因为过年时候全家人都回来了,放鞭炮,还能吃一种大大的粘牙的糖。然后奶奶经常在火炉里面给我烤土豆,地瓜,还有鸡蛋,都特别的好吃。

当时唯一在城里的就是大爷了,大爷家有个女孩,比我小。因为从小娇生惯养,导致现在的脾气都特别大。在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我们搬到了龙江县,当时我记得我是插班生,班级同学总是欺负我。这简直是一段灰暗的历史,没有人给我撑腰不说,然后每次受到欺负奶奶还得给我一顿骂,年幼无助的我后来慢慢养成了自己躲在洗手间哭的习惯,一直到上了初中才结束这种经历。

童年的时光转瞬即逝,如今回忆起这一切觉得仿佛还是历历在目。童年发生的这一切虽然看上去简单而平凡,但是我坚信出现在我生命中的每个人和每件事都是有意义的,是他们给予了我思考和成长,也造就了今天我在易理方面的成就。

责任编辑:北方商务网
免责声明:
  • 注明“来源:北方商务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北方商务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;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"来源:北方商务网";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• 北方商务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,不代表本网观点。如因作品内容、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,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:

相关阅读